守望先锋花钱多少|守望先锋新英雄顺序
  • 商會領導
  • 聯系我們
  • 聯系地址:南京市廣州路188號蘇寧環球大廈21樓2119室
    電 話:025-83690866
    傳 真:025-83695860
    郵 箱:[email protected]
    郵 編:210018
  • 當前位置:首頁 >> 山東新聞
  • 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書記海洋強國戰略思想努力在發展海洋經濟上走在前列

    時間:2018-06-21 16:29:24  來源:大眾日報   

    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全國“兩會”參加山東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更加注重經略海洋,要求我們發揮自身優勢,努力在發展海洋經濟上走在前列,加快建設世界一流的海洋港口、完善的現代海洋產業體系、綠色可持續的海洋生態環境,為建設海洋強國作出山東貢獻。這是總書記交給我們的重大政治任務,標注了山東海洋強省建設的目標定位,充分體現了總書記對發展海洋事業的高度重視。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高度,準確把握時代發展大勢,統攬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以深邃的歷史眼光、恢宏的戰略思維,作出了建設海洋強國的重大戰略決策,形成了習近平總書記海洋強國戰略思想,標志著我們黨對海洋的認識達到一個新高度,為我們在新時代建設海洋強省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科學指南。全省各級各部門要深入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海洋強國戰略思想的科學內涵和精髓要義,深刻認識蘊含其中的認識論和方法論,在學懂弄通做實上下功夫。要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自覺把山東發展放在全國大局中來定位,把發展海洋經濟、建設海洋強省作為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向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表看齊的現實檢驗,以功成不必在我的胸襟、功成必定有我的擔當、敢于爭先的氣概,發揮優勢,把握機遇,積極作為,把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轉化為山東的生動實踐,決不辜負總書記的殷切期望。

      一、進一步開闊視野看海洋,真正把海洋作為高質量發展的戰略要地

      習總書記深刻指出:“縱觀世界經濟發展的歷史,一個明顯的軌跡,就是由內陸走向海洋,由海洋走向世界,走向強盛。”這一重要論斷,既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又闡明了當今世界發展的趨勢。山東是我國東部沿海省份,陸地海岸線約占全國的1/6,毗鄰海域15.95萬平方公里,有海島589個、海灣200余處。“浮云連海岱,平野入青徐”,山東自古就與海洋經濟有不解之緣,海洋經濟發展源遠流長。春秋時期,齊國“興漁鹽之利、行舟楫之便”,被稱為“海王之國”。新中國成立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山東積極開發建設海洋,促進了全省經濟發展。上世紀90年代,我省提出“海上山東”建設跨世紀工程;進入新世紀,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黃河三角洲高效生態經濟區、青島西海岸新區等陸續成為國家戰略,山東海洋經濟不斷發展。2017年,全省海洋生產總值1.48萬億元,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的19.1%、全省生產總值的20.4%,海洋經濟已經成為全省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歷史和現實告訴我們,山東的發展,既要立足15.79萬平方公里的陸域面積,更要開發利用好與陸地面積相當的海域面積。我們必須從單一的陸域空間思維中解放出來,從單向以陸看海、以陸定海的傳統觀念中解放出來,更多面向海洋、倚重海洋,科學開發海洋、利用海洋,走依海富民、以海強省、陸海統籌的寬闊大道。

      (一)海洋是資源富集的“聚寶盆”,破解山東發展的資源環境約束,必須加快向海洋進軍。經濟發展的競爭,從一定意義上講是資源和空間的競爭,誰掌握了更多的資源和空間,誰就掌握了未來發展的主導權。較之陸地,遼闊的海洋對于人類來說仍有更多的未知,但有一點十分清楚,海洋是尚未充分開發的資源寶庫,陸地上發現的資源海洋里都有,海洋里還蘊藏著很多陸地上沒有發現的資源。隨著現代海洋科技的發展和應用,不斷有新資源被發現和開發利用,海洋在資源、環境、空間、戰略等方面的優勢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成為綠色可持續發展的寶貴財富。

      我省海域面積廣闊,海洋文化、生物、能源、礦產、旅游等資源富集,海洋資源豐度指數居全國首位,開發利用海洋的條件得天獨厚。經過多年發展,全省陸地開發已近極限,有的地方資源枯竭,污染物排放超出環境容量。目前,全省水資源人均占有量不到全國人均水平的1/6;礦產資源人均占有量不到全國人均水平的一半,到2020年,多數大宗礦產不能滿足需求。我們對海洋的開發利用率還比較低,而發達國家海洋開發早已突破50米,挪威的海上網箱養殖甚至達到100米。據測算,我省海洋牧場向30米、50米深的海域布局,每年可生產450多萬噸優質水產品,將有效增強糧食安全保障能力,為耕地騰出休養生息的空間。可以說,豐富的海洋資源,既是山東海洋經濟崛起的基本條件,更是新時代現代化強省建設的重要基礎。我們破解資源環境的制約,固然要靠集約節約利用,但僅靠這一招解不開“魔咒”。認識一變天地寬,海洋這個“聚寶盆”就在我們身邊!山東過去發展依托于海洋的開發開放,山東未來發展更要依靠海洋的高水平開發開放。要通過海洋強省建設,把海洋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高質量發展優勢、可持續發展優勢,徹底改變“萬里海洋千年睡”的狀況。

      (二)海洋是現代科技的“新戰場”,打造未來發展競爭新優勢,必須加快向海洋進軍。當今世界,高新技術在海洋開發中的作用越來越凸顯,與海洋經濟的結合越來越緊密。海洋觀測技術的進步,讓我們對海洋的認知達到了新的高度;深海探測和開采技術的發展,使深海礦產資源開發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海水增養殖技術向農牧化、設施化方向發展,極大提高了海洋生產水平。這些年,世界主要海洋強國紛紛制定海洋科技發展規劃,提出優先發展海洋高科技的重點領域,力求保持在海洋科技領域的領先地位。國內沿海省市圍繞進軍海洋同樣呈現競相發展的格局,從南部的廣東到北部的遼寧,都紛紛出牌亮招。海洋已經成為高科技競爭的重點領域,誰率先突破關鍵技術,誰就能掌握海洋資源開發的主動權,就能搶占未來競爭的制高點。

      講到山東的優勢,我們一口氣可以說出很多很多。但放在全國、全球競爭的大格局中,我們最值得自豪、最敢大膽喊出來的一個,就是海洋科技、海洋人才和長期積累形成的海洋產業基礎。山東擁有全國近一半的高層次海洋科技人才,有22名兩院院士;有中國海洋大學,還有一批高等院校設有海洋專業和學科;有32家省部級海洋重點實驗室,承擔了“十五”以來全國近50%的海洋領域“973”“863”計劃項目。全國唯一的海洋科學與技術國家實驗室以及國家深海基地、大型綜合海洋科學考察船等重量級國家創新平臺都在我省。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大量的科研成果留在“論文”中,一旦轉換為現實生產力,就可能創造出新的產業;還有大量的科研成果躺在“數據”中,只要加以分析運用,就可以創造出新的成果;還有大量的科研成果是單項的,如果在集成創新上再加把勁,就可以帶來突破性的變革。高端科技就是現代的國之利器。現實一次又一次警醒我們,核心技術是買不來、求不到的,唯有靠我們自己。山東要在新一輪發展中贏得優勢、贏得主動、贏得未來,必須加快突破急需的核心技術和關鍵共性技術,推動海洋科技由跟跑向并跑領跑跨越、由技術支撐型向創新引領型轉變,帶動其他領域科技進步,為高質量發展插上科技的翅膀。 

      (三)海洋是新興產業的“策源地”,深入實施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必須加快向海洋進軍。海洋戰略新興產業體現著一個國家或地區海洋經濟的發展潛力和整體水平。最近幾年,海洋科技的重大突破,既推動了傳統海洋產業的變革,又催生出新的經濟業態,更促進了海洋戰略新興產業爆發式增長。海洋生物技術的發展,帶動形成了龐大的海洋食品、海洋藥物、生態漁業等藍色生物經濟;新一代互聯網等技術的運用,催生了海洋智能終端、大數據、云計算等信息產業;低碳技術的進步,促進了海洋新能源、海洋環保等新興產業崛起;    

      海洋尖端裝備制造技術的突破,帶來了深海探測、開采、養殖等海工裝備產業興起。與此同時,海洋領域的產業融合,還催生了分享經濟、跨境電商、海洋金融等新業態,帶動形成了生產效率更高、交易成本更低的經濟體系和生產模式。2014年以來,我省的海洋牧場、海上旅游、釣具、游艇、體育等產業有機融合形成新業態,綜合收入年均遞增200%以上。這些蓬勃發展的海洋新產業、新業態,已經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動能。

      盡管我省海洋戰略新興產業有了長足發展,但傳統產業、傳統動能占比高的狀況依然沒有改變,海洋新興產業僅占全省海洋經濟總量的18%。我省是嚴重缺水地區,海水利用業發展水平,卻遠低于水資源比較豐富的福建和廣東等省。這種狀況既說明了我省存在的差距,也顯示了發展的潛力。只要充分發揮和利用好我省海洋科技、人才等優勢,找準海洋優勢轉化的科學路徑,按照培育現代產業集群的定位要求,順應海洋產業體系細化的新趨勢,就完全可以把新興產業做大做強,推動海洋經濟實現從量到質的躍升。展望未來,山東戰略新興產業將更多來自于海洋、來自于陸海統籌帶來的產業跨界融合,海洋及海洋相關產業將挺起山東戰略新興產業的脊梁。

      (四)海洋是連接五洲的“大通道”,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必須加快向海洋進軍。“海納百川,有容乃大”,自古以來,海洋就是開放包容的象征。人類從陸地走向海洋的過程,實質上就是從封閉走向開放的過程。大航海時代以來,許多國家向海發展,通過拓展海洋空間、利用海洋資源快速崛起。上世紀80年代,我國設立的經濟特區和首批對外開放城市,也都集中在沿海,目的就是充分利用沿海地區的獨特地理位置,探索改革開放的新路徑。可以說,我國對外開放的每一步,都意味著向海洋的挺進。進入新時代,我們要加快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推動形成高水平全面開放新格局,海洋仍然是重要載體,海洋經濟仍然是重要抓手,抓海洋就是擴大對外開放。

      山東集漫長的海岸線、良好的港口資源、面對日韓和東北亞的區位等優勢于一體,但與沿海先進省份相比,對外開放的總體水平卻不夠高,無論是利用外資還是對外貿易都存在一定差距。有差距并不可怕,可以迎頭趕超,可怕的是認識上轉不過彎,那就跟不上趟啦!有的同志分析山東開放的差距,原因找了一大堆,就是沒找到海洋優勢發揮不夠這一條。這本身就是封閉的表現。山東有海,我們理應自強自立,充分發揮好這個優勢,不能抱著天賜的金碗,再抱怨天沒給我們餡餅!總書記今年在博鰲論壇發表主旨演講,強調中國對外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同時宣布了對外開放的重大舉措,我國開放將打開一個全新的局面。只要我們緊緊抓住國家新一輪全面擴大開放的重大機遇,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復制推廣自由貿易試驗區經驗,充分用好海洋這個大通道,就完全可以打造出開放層次更高、營商環境更優、輻射作用更強的山東開放新格局。

      海洋興則山東興,海洋強則山東強。山東要開創新時代現代化強省建設新局面,最大的潛力在海洋,最大的空間在海洋,最大的動能也在海洋。全省上下一定要站在事關國家根本利益、事關山東未來發展的高度,重新認識海洋、定位海洋經濟,以時不我待、只爭朝夕的緊迫感,以勇于擔當、攻堅克難的使命感,堅決踐行習近平總書記海洋強國戰略思想,堅持在大局下謀劃、在大勢中推進、在大事上作為,努力造就一個海上山東,譜寫新時代現代化強省建設的華彩篇章!

      二、聚焦聚力落實重要任務,加快推動海洋經濟高質量發展

      加快建設世界一流的海洋港口、完善的現代海洋產業體系、綠色可持續的海洋生態環境,是總書記對山東的要求,為我們建設海洋強省指明了主攻方向。我們要深刻領會、認真貫徹總書記的重要指示精神,以全面實施《山東海洋強省建設行動方案》為抓手,進一步明確發展方向,堅持質量第一、效益優先,聚焦重點任務、主要領域,著力發揮自身優勢,著力拓展發展空間,深挖潛力,提升水平,推動海洋基礎設施、海洋產業、海洋文化、海洋生態環境等協調發展,不斷積聚壯大海洋新動能,努力在發展海洋經濟上走在前列,走出一條具有山東特點的海洋強省之路。

      第一,加快建設世界一流的海洋港口,著力打造海洋經濟發展的強大引擎。我們常說要想富先修路,在沿海地區要想富也要先建港。世界排名前十的國際化大城市中,有8個是港口城市,并且都帶動形成了極具全球競爭力和影響力的經濟圈。我省港口吞吐量排名全國第二,擁有3個過4億噸港口,基礎條件較好,具有一些優勢。但與世界一流港口相比,無論是港口集群化水平、業務支撐,還是港城港陸協同都存在一定差距。我們要把港口作為陸海統籌、走向世界的重要支點,著眼設施一流、技術一流、管理一流、服務一流,堅持問題導向,實施重要措施,全面建設山東國際航運中心。一是推進港口發展一體化。當前,區域港口之間的關系,正在逐步由相互競爭轉變為抱團發展。美國的紐約-新澤西港,占據東海岸近30%的市場份額。日本東京灣區的東京港、橫濱港、千葉港、川崎港等構建組合港,一舉成為世界著名的港口工業城市群。國內也有港口資源整合的成功案例,浙江省整合組建寧波-舟山港,去年吞吐量超過10億噸,成為全球第一大港。我省港口資源分散、同質發展、內耗嚴重、競爭力嚴重不強。要對標全球知名大港,著眼一流,打造一流港口群。二是推進港口裝備智能化。智能化代表了港口發展的方向。青島港建設的亞洲首個自動化碼頭,創出全球最高效率,提供了智慧港口建設的“中國方案”。要復制推廣這一經驗,推進港口建設與互聯網、物聯網、智能控制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深度融合,實現操作遠程化、自動化、無人化,帶動港口功能創新、技術創新和服務創新。三是推進港口業態高端化。現在,物流網絡、港航服務等新興業態已經成為港口盈利的新增長點。世界最發達港口非裝卸服務占港口服務的比例超過70%,上海港、寧波-舟山港也占近一半,我省港口基本還是以傳統的裝卸業務為主。要加快從單一的貨物裝卸港向物流貿易港轉變,大力發展金融保險、船舶租賃、電商服務等高端航運服務業,打造世界一流航運品牌,再也不能單純以吞吐量論英雄了。四是推進港城發展協同化。加快構建以沿海港口為樞紐的現代化集疏運體系,著力提升道路交通基礎設施支撐保障水平,推動疏港鐵路、疏港公路和沿渤海、黃海的鐵路大通道建設,積極發展海河、海公、海鐵聯運業務,不斷延伸拓展港口服務的地域范圍。要進一步發揮港口對腹地的輻射帶動作用,促進港口、產業、城市以及陸地、海洋之間聯動協同發展,以一個港帶強一座城。

      第二,加快構建完善的現代海洋產業體系,著力培育特色鮮明的優勢產業集群。要把培育這些產業與優化我省海洋開發建設空間布局有機結合起來,著力向沿海、遠海、深海、陸海四個層次推進,構建遠近結合、層次鮮明的空間新布局,加快建立具有山東特點的現代海洋產業集群,打造海洋經濟發展新高地。一要做強做優沿海產業。沿海是發展海洋經濟的核心區域,也是現代海洋產業的集聚區。要堅持存量變革與增量崛起并舉,帶動沿海產業向高端化、集群化、基地化、綠色化發展,全面提高產業競爭力。要發揮傳統產業基礎好、產業鏈長等優勢,加強標準引領和品牌塑造,促進產業縱向延伸、橫向聯合、跨界融合,向全產業鏈和價值鏈高端發展。瞄準全球海洋高端產業發展領域,在關鍵技術環節、重點裝備方面加快突破,擴大產業規模,培育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沿海海洋新興產業集群。不論是傳統產業還是新興產業,都要進園進區,這既能提高企業間協同發展能力,又可以騰出空間還海于民,讓大眾獲得更多親海空間。二要做強做優遠海產業。從近海走向遠海,是海洋開發空間格局的優化,是資源利用的必然趨勢。要著力提高涉足遠海能力,大力拓展范圍和層次,向遠海要空間、要資源、要效益。遠洋運輸業和遠洋漁業,是國際公認的極具發展潛力、能夠涉足遠海的產業。我省在這方面有比較優勢。要注重提高這兩個產業的發展質量,促進船舶建造、產品加工、貿易、物流等相關產業快速發展。三要做強做優深海產業。深海大洋蘊藏著地球上遠未認知和開發的寶藏,開發深海可以大大豐富海洋利用立體空間,帶動戰略性新興產業突破。要選準突破重點,加快集成一批重大技術,努力搶占深海產業發展的制高點。四要形成陸海產業融合發展新格局。在陸海產業規劃上加強統籌,用大寫意描繪大藍圖,實現陸海多規合一;在支撐陸海產業發展的基礎設施建設上加強統籌,用大手筆勾勒大形體,打造立體化陸海產業通途;在陸海產業要素配置上加強統籌,優化政策、金融等供給,支持沿海高質高端海洋產業發展,將陸域“以畝產論英雄”等經驗運用到海洋,進一步優化要素配置效率;在經濟利益協調體系上加強統籌,做好沿海區域與內陸區域的合作交流,倡導內陸地區與沿海地區形成利益共享體,推動鋼鐵、石油煉化等產業向沿海集聚發展,鼓勵沿海園區到內陸地區建設藍色經濟飛地,形成全省參與海洋強省建設新格局。

      第三,加快建設綠色可持續的海洋生態環境,著力推動海洋開發向循環利用型轉變。總書記指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建設海洋強省,海洋經濟要上大臺階,生態文明更要上大臺階。我們要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海洋生態環境,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海洋生態環境,加快建設“水清、灘凈、岸綠、灣美、島靚”的美麗海洋,讓人民群眾吃上綠色、安全、放心的海產品,享受到碧海藍天、碧波萬頃、潔凈沙灘。一要推動海洋綠色低碳發展。當今世界,綠色發展和可持續發展的潮流越來越明顯,有人將其稱為“第四次工業革命”。要順應這一潮流,把環境約束轉化為綠色機遇,加快發展海洋資源綜合利用、海洋新能源、海洋環保等綠色新興產業,構建科技含量高、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少的產業結構和生產方式,大幅提高經濟綠色化程度。二要推動海洋環境突出問題的解決。實施海陸污染一體化治理,推進陸上水域和近海海域環境共管共治,徹底消除黑臭水體入海,徹底清理整治近岸海域養殖污染。按照中央的部署要求,打好渤海污染治理等攻堅戰,確保3年時間明顯見效。三要推動海洋生態保護修復。我省海域的海洋生態保護區、敏感生態區、自然岸線、海島等區域,是海洋生態安全的核心區域。要嚴格進行保護,加大受損區域的海洋生態修復,筑牢藍色屏障,打造海洋生態安全的生命線。嚴格落實海洋主體功能區規劃,實施重大生態修復工程,恢復海洋生態環境自然功能,維護海洋生態系統生物多樣性。山東擁有500多個海島,如同鑲嵌在海域的顆顆明珠,熠熠生輝。省里已經確定在長島建設海洋生態文明綜合試驗區,要按照國家公園標準,建設綠色可持續的海洋生態環境,在海洋生態文明建設上探路子、樹標桿,發揮示范引領作用。四要推動海洋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完善。優化生態環境監管體制,健全海洋生態環境監測體系,加快完善海洋生態補償和生態損害賠償、生態修復等激勵約束制度,用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保護生態環境。逐步建立湖(包括濕地、水庫)、河、灣、島“四長制”,壓實環境保護主體責任。

      三、用好改革開放“關鍵一招”,激發海洋強省建設動力活力

      解放思想是推進改革開放創新的大前提、大邏輯。面對遼闊的海洋,我們思想解放的深度不夠,視野還不夠開闊,海洋意識、海洋觀念、海洋思維等明顯滯后。我們要推動思想再解放,堅決改變重陸地輕海洋、重近海輕遠海、重淺海輕深海、內陸不靠海不吃海等陳舊觀念,強化海洋意識,牢固樹立海陸一體的全新海洋觀,奮力推進改革開放創新,深刻解放和發展海洋生產力,不斷為海洋強省建設注入新動能、探索新路徑、開辟新局面。

      要精準聚焦,加快推動重點改革突破。各級各部門要牢牢把握大勢,抓住牽一發而動全身的關鍵性改革,堅定信心,貼身緊逼,精準發力,重點突破,堅決把海洋領域改革的硬骨頭啃下來、險灘渡過去。一要聚焦破解海洋管理多頭分散、低效的難題。長期以來,海洋產業、海洋事務管理職能分散在發改、海洋與漁業、經信、水利、農業、交通、建設等十幾個部門單位,四海龍王各管一方,造成海陸分割、產業隔離,綜合性規劃無法很好實施。要結合深化黨政機構改革,下決心理順涉海管理職責,把分散的管理資源整合起來,強化海洋綜合管理職能,建立集中統一的現代海洋綜合管理體系,加快推動由“管海”向“治海”轉變,實現海洋治理有序高效。二要聚焦破解海洋開發與保護不協調的難題。針對重開發、輕保護,保護不力與過度開發、用海海域緊缺與閑置浪費、管控過多過死與制度短板漏洞較多并存等問題,從構建機制入手,深化海洋開發保護體制機制改革,走出一條開發與保護相互協調的路子。要完善海洋開發保護整體戰略規劃,強化涉海專項規劃銜接配套,健全海洋開發保護法律法規和規章制度,以市場化手段、法治化方法,推進海洋開發與保護有機統一,在高標準保護中推進高效率開發,以高質量開發提供高水平保護,引導海洋經濟向集約、綠色、持續、創新發展轉變。三要聚焦破解要素配置不合理的難題。我省土地、資金、人才、勞動力、金融等要素配置不合理、流動不順暢、效率低下的問題,在海洋領域表現更突出,必須從要素配置體制機制上加以突破。在下大力氣破解各要素內部配置問題的同時,要更加注重解決各要素之間配置錯位問題,打破行政區劃界限,推動生產要素跨區域流動。要注重頂層設計、統籌推進,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加以解決。四要聚焦破解海洋領域投融資體制制約的難題。海洋領域投資項目資金需求大、周期長、風險高,必須通過改革建立與新時代海洋強省要求相適應的投融資體制機制。比如,要創立海洋領域PPP模式,激勵引導民間投資發揮促進海洋產業發展的主導作用。也要擴大直接融資比重,創新融資、發債、結算、咨詢、理財等多元投融資機制,支持有實力、有潛力且符合條件的涉海企業上市融資。也可以創新支持海洋戰略新興產業發展的財政制度、辦法,構建穩定有序的滾動投入新機制,切實增強海洋產業發展的支撐力。推進海洋領域改革,要從我省實際出發,更加注重改革的整體性系統性協同性,注重于法有據,注重政策、法規配套銜接和系統集成,確保各項改革蹄疾步穩向前推進。

      要積極作為,加快提高海洋開放層次和水平。海洋經濟是開放型經濟、合作型經濟,只有堅持擴大開放,才能迸發活力、形成新局面。一是暢通藍色經濟大通道。突出發揮區位優勢,按照中央有關政策,加強與東北亞及“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的地方性戰略對接,加強沿線港口合作,推進港口互聯互通,建立通暢安全高效的海上運輸、物流、商貿大通道,促進資金、技術、資源、人才等生產要素合理流動,帶動山東制造和山東服務融入國際市場和國際經濟分工格局。二是推出引資引智大舉措。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浪潮正席卷全球,吸引各方面資本、技術、人才等投向海洋恰逢其時。各級各有關部門要把招商引資引智作為發展海洋經濟的重點任務、硬性措施,統籌擺布,精心組織,有計劃按步驟扎扎實實抓起來。招商引資引智關鍵是環境,要加強制度設計,主動提供服務,減少制度性交易成本,鼓勵創新創業。要聚焦重點海洋產業、重點項目,合理設計海洋產業鏈條,根據產業鏈條選準招商引資的目的地、目標企業、目標產品、目標技術、目標人才,充分運用大數據、互聯網、云計算等現代技術,針對海洋發達國家、重點研發機構、有實力的投資基金和財團,實施精準化專業化的產業鏈招商,廣泛引入先進技術、高端人才、管理方式、先進模式、營銷網絡等。三是打造開放合作大平臺。要適應國際海洋合作新趨勢,打造多層次、立體化海洋開放合作大平臺,推動與各國和國際組織建立藍色伙伴關系,構建海洋產業聯盟,共建海洋產業園區。要理順體制機制,推進園區集群化、規模化、差異化發展,提高園區國際合作水平。要依托東亞海洋合作平臺擴大合作規模,打造東亞海洋經濟合作的核心區域,構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開放型海洋經濟體系。四是實施國際產能大合作。我省這方面有基礎、有潛力,不少海洋領域的企業已經具備了“走出去”的優勢條件,要加強與有關國家和地區在水產品捕撈、養殖、加工、海上運輸等方面的合作,帶動水產品精深加工、海洋生物醫藥、海工裝備等產業發展。省直有關部門要調查摸清產能底數,幫助企業做好市場分析,積極探索國際產能合作的新機制新模式。

      要提高標準,加快推進海洋領域科技創新。我省海洋的優勢積淀源于創新,尋求突破還要靠創新。要鞏固發展領先優勢,持續強力實施科技創新,不斷激發海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內生動力。一是全力搶占海洋科技創新制高點。要積極對接國家海洋戰略需求,再打造一批科研平臺,建設一批重大科技基礎設施。要壯大我省特有的戰略科技力量,集中配置資源,積極開展前沿引領性、戰略性、基礎性、顛覆性科技創新,努力在幾個前沿領域躋身世界前列,盡快在山東打造多層次、多類型海洋領域重大科技創新高地,建設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山東半島海洋科技創新中心。二是全力推動海洋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成果轉移轉化就是落地生金。事實證明,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雖然難,但只要思路清、體制新、方法活、鏈條通,說難也不難。目前我們各方面的支持政策還是比較完善配套的,但為什么還出現成果找不到好出路、企業找不到好成果的“斷崖”現象?甚至還出現在我省“開花”到外省“結果”現象?這里邊固然有技術成果與市場需求脫節的問題,但很重要的是后續工程配套和工程承接跟不上去、承載不起來,缺乏先進技術成果轉化和大規模制造生產的能力。下一步要在加快調整產業結構的同時,布局建設工程技術類院校、企業,有針對性地培養和引進工程技術人才。要結合加強平臺建設,探索建立海洋高技術成果轉移轉化促進中心,引入國外先進運作模式,明確目標方向,重點破解產學研對接不及時、不精準、不順暢等難題,促進創新鏈和產業鏈的深度連接融合。要布局一批高水平專業化海洋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平臺、高端創業孵化平臺,在有條件的企業布局一批省級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院士工作站和產業技術創新中心,以技術創新支撐產業發展,以關鍵技術突破引領產業轉型升級,推動上下游產業高效銜接配套,催生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海洋科技龍頭企業。三是全力打造海洋科技人才集群。哪里能讓人才創業創造、實現價值,人才就往哪里流動,現在有不等于明天還會有,現在沒有不等于永遠不會有。要為人才提供更好創業環境,包括創業扶持、金融服務、技術轉化服務和招才政策等,讓他們在山東就能創辦領辦企業、成就事業夢想、實現人生價值。要進一步完善人才梯度培養機制,強化海洋科學研究與技術研發人才的培養,吸引全國乃至全球的海洋科技人才來開展科研。要通過國際化聯合共建海洋科技創新平臺等方式,形成協同創新團隊,增強區域創新要素凝聚效應。注重匯聚涉海科教資源培養人才,整合資源推動科教園區建設,壯大海洋科教力量。

      加快建設海洋強省,關鍵在黨、關鍵在人。必須加強黨的集中統一領導,把全面從嚴治黨引向深入,以黨建引領發展、促進發展、保證發展,推動海洋強省建設行動方案落實落地,確保海洋強省建設正確工作方向。各級各有關部門要把海洋工作擺上重要位置、納入重要議事日程,謀劃全面工作都要考慮海洋工作,研究經濟工作都要研究海洋經濟。特別是沿海各市黨政主要領導,要親力親為抓海洋工作,學習海洋資源、科技、工程新知識,了解海洋產業新業態,把握海洋經濟發展新趨勢,努力練就一身遨游海洋的“好水性”,成為經略海洋的“弄潮兒”。要堅持全省“一盤棋”,“十大行動”牽頭部門和參與部門要各司其職、齊抓共管、形成合力,各有關市要健全工作機制、搞好銜接配合,駐魯機關企業、科研院所、高等院校要關心、支持、融入海洋強省建設。各級黨組織要充分發揮戰斗堡壘作用,廣大黨員要發揮好先鋒模范作用,匯聚海洋強省建設的磅礴力量,奏響新時代的藍色交響曲,讓山東人民的藍色夢在奮斗中變成現實。

      我們要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在習近平總書記海洋強國戰略思想巍峨燈塔的導航下,開足馬力,劈波斬浪,奮力開創海洋強省建設新局面,為海洋強國建設作出山東貢獻!

    ? 守望先锋花钱多少